徐光培 官方网站

http://xuguangpei.zxart.cn/

徐光培

徐光培

粉丝:77594

作品总数:17 加为好友

个人简介

徐光培,籍贯河北,1959年出生于福建建阳,1982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,荷兰祖特梅尔市艺术访问学者,现任集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、教授、硕士研究生导师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福建省美术...详细>>

艺术家官网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艺术圈

作品润格

书 法:

国 画:元/平尺

匾额题字:

拍卖新高:

联系方式

艺术家官网负责人:钟银才

电话:0592-5933209

邮箱:artist@zxart.cn

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,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。

如琢如磨——徐光培油画作品解读


/ 黄永生

 

徐光培的油画创作采用小笔触绘制大场面,以小寓大不显小,烘托画面宏大叙事的气势。普通的劳动场面经由画家处理,构成具有历史感的大画面,劳动的人们被画家赋予神圣的庄严色彩。徐光培具有扎实的基本功,不选择偶然的画面处理,不相信突发的激情爆发,倾向坚实的语言锤炼,选择小的笔触处理宏大的劳动场面,其小笔触好像尼采用锤子从事哲学思考,他用锤子般小笔触敲击画面的每个细节。小笔触堆积的形与色反弹诗经的回响,瞻彼淇奥,绿竹猗猗。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

 

 

《正午的阳光》100x100cm

 

这种用小笔触敲击画面构成徐光培油画语言的特征,他不是工具论者,而是以工具作为语言的出发点。画面尺寸大,人物众多,用小笔触塑造铺陈,好像站在山峰上呼喊,祈望听到遥远的回响,形而下的重重叠叠,将颜色推入画面的深沉里,画面迸发出无声的回响,感受其语言的震撼。小笔触由形而下出发转向形而上欲求,他对劳动具有天生的赞美,对自然的状态具有发自内心的膜拜,他虔敬地将这种先天的激情,附身小笔触的笔端汇入画画,让画面呈现劳动场面的宏大声响。徐光培构思大场面的创作,将每个创作的环节纳入内心的思索,他像胡塞尔那样对自然做必要的悬置,将表现对象隔离出来,进行深入的分析,对每个人物的动态进行重新组合,特别值得注意的是,他有意模糊人物与人物之间的轮廓关系,有意消减人物与道具、人物与背景的边界关系,以此获得画面的整体力度。悬置选取的故事,舍弃生活的直接性,用小笔触敲击画面是语言化过程,意在叙述劳动场面的宏大力量,其作品《海上作业》将人物融入镉黄色的整体关系中,无法判断巨轮的边界,无法测量劳动场面的区域,画家将劳动者与物融为一体,加强宏大叙事的无限想象。宏大叙事是其画面的主题,他瞄准宏大的气势,却盯住显微的细节,所有细节要进入画面似乎都须经过严格的审美检测。小笔触是他检验的工具,小笔触一会儿是显微镜,放大所有的细节,精挑细选,小笔触一会儿是质疑的眼睛,对所有的形体都不信任,必须经过拆开重组再构的过程,小笔触一会儿如尼采的锤子,敲击每个细节是否能够发出声响。画家将思索的信息置入每个细节里,以至从画面感受不到任何的虚脱,小笔触的敲击是对被悬置生活的否定,敲击之后的生活,去除客观生活的直接性,去除杂多的表面性,将普通的人物转换语言的形象,将平常的劳动蜕变画面的故事,将转瞬即逝的劳动铸造成恒久的力量。

 

 

《海上作业》


徐光培的油画作品取材普通的生活,没有典型的故事情节,没有高大的形象处理,但从画面却可感受到被小笔触敲击后的宏大叙事,这种显微结构的语言处理,将画面的劳动叙事带入永恒的历史。其画面叙事使人想起罗伯特·麦基的一段话:故事必须抽象于生活,提取其精华,但又不能成为生活的抽象,以致失却实际生活的原味。故事必须像生活,但又不能一成不变地照搬生活,以致除了市井乡民都能一目了然的生活之外便别无深度和意味。(罗伯特·麦基《故事》P20页)徐光培悬置被描绘的生活,意在对生活作抽象的处理,经过小笔触敲击的生活细节已不是现实的生活,画面的每个细节,画面的每块色彩,已被语言形式化,如果放大被敲击的细节,已无可辨认生活的真实性,正是在这点上,他将理想化的整体划一,变化与和谐,色彩的丰富与统一,融入画面的语言处理之中,继而重新构建画面的语言秩序,再还原艺术的真实。其作品《牧归之一》抒发田园生活的遐想,它是边远乡村的真实写照,但不是照搬真实生活,如详细端详画面每个细节,仍然可感受其一以贯之的用小笔触敲击画面的处理手法。朦胧的远山沉浸在冬季消煞的灰色调中,微弱的阳光投下原始的树影,泛灰的红墙壁反衬碧蓝的天空,肥胖的绵羊慢悠悠地返回家园,画面所有的细节呈现被敲击之后的和谐,每个阴影的形体闪烁小笔触的光芒,似可聆听蒙蒙中的天籁之音。醉听天籁之音,瞥见画面多出来的魂,小笔触到自然状态的原始空幻,当我们的心灵走进原始的空幻,感受天地间神秘的魂。这一刻,画面所有的物质性材料,所有形而下的技巧,都汇入魂的主旋律的律动之中。

 

 

《闽南渔歌》 110x80cm 2009

 

吉尔·德勒兹分析培根的作品提到绘画的触觉概念,触觉的说法虽新鲜,但用在徐光培的作品上似更合适,他悬置选择的生活,敲击被画物的每个细节,逼迫每个生活的细节说出话来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,其画面的色彩与细节达到形式的语言化,形成具有独特个性的画面宏大叙事,用触觉作画面的叙事,表面看来画家用小笔触敲击画面,实际上每个小笔触敲击画家的心头,内心深处的掂量是艺术最佳的尺度。掂量的敲击,扣问内心的灵魂,灵魂虽不入画,但经由内心的小笔触必将内在的精神融入笔端,汇聚画面,以至我们成为《牧归之一》画面的归者,沉浸在诗意的归魂中。

 

 

《渔港之晨》 80x60cm 2014年

 

用小笔触敲击画面的作画方式,因而具有自虐的倾向,朝向内心的理念而接近虔诚的信仰,摆脱生活的表面现象,过滤感官的直接性因素,极尽纯粹的语言形式,敲击画面因此具有穿透现象的强力,具有黑格尔绝对理念的扬弃,其画面因而具有康德合目的愉快情感。颜料褪去物质的表层,敲击的重叠发出内在的回响,乡村小道在苍茫中引向遥远的远方,那是孕育未来希望的碧蓝天空。

 

黄永生 2015527日于红树康桥